面對醫學風險,我們如何自處?(廖偉翔)

by - 星期二, 3月 13, 2012


攝影﹕Delth歪

面對醫學風險,我們如何自處?

◎廖偉翔
  
近來瘦肉精、禽流感、美國牛肉的議題甚囂塵上,回顧前些年的H1N1流行性感冒,或是再早一點的SARS風暴,我們生活的環境似乎存在越來越多的風險(risk)-隨著醫學知識的進展、醫學技術的精進、傳播媒體的發達等等,科技的進步似乎成了風險蔓延的載體-這不單單只是「醫學」的問題而已。又或者說,吾人所熟悉的「醫學」應揉合更寬廣的理解、賦予更多元的意義。

關於醫學框架下的風險,社會學家Beck早在1980年代就已有先見之明:「根據醫學自己所解釋的自我認知,它們是運用在健康上的;然而事實上,它卻已經製造出一個全新的情況。……隨著現代醫學發展中診斷與治療的分歧,一種由醫學所帶來的、具改變社會效果且與過去截然不同的層面發展了出來。……隨著這些看起來相同的東西(醫學技術的「進步」),它們卻也製造出一些很不相同的東西。[1]除了治療時顯而易見的好處,醫學的發展卻同時也悄悄地埋下更多不確定的種子,在日後某一天才以出人意料的面貌出現於眾人眼前,只能事後追溯其軌跡(如SARS,或當年AIDS被辨認的過程等等)。
  
面對風險,臨床醫師也並非毫無回應:醫學教育者在訓練年輕醫師的過程中,加入了實證醫學的元素。所謂的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也就是任何醫學判斷或醫療程序皆有憑據,並非僅依照醫學前輩的指導或是個人的經驗而行動。然而,正如前所述,新的發展便會帶來新的風險,縱然是堅實的實證醫學亦不例外。社會學家Timmermans即明確指出:「實證醫學對醫師而言,由於逐漸仰賴資訊科技和流行病學,可能會產生新的不確定性;另一方面,臨床醫師對標準化知識與實證醫學的整合,則減少了不確定性。管理不確定性,其實是一種醫學訓練的社會化過程。不確定性的概念將會隨著基於實證醫學之臨床判斷而發展。[2]由上述討論可知,醫療不確定性一方面無法完全掌握,卻又不是毫無脈絡可循。所以在醫療場域內,如何以有限的空間開展風險溝通(risk communication),便是應運而生的重要議題之一。所謂的風險溝通,以政策而言,就是學者專家與民眾之間針對公共衛生政策的溝通;以醫療而言,風險溝通就是醫療照護提供者與病人之間的溝通。
  
風險溝通的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點是風險之間彼此是不可共量的(incommensurable)。各種風險的性質相異,並非只是流行病學上可供互相運算數字。[3]舉例而言,H1N1流行性感冒的「罹病率」一詞包含了輕症與重症的患者,而其疫苗的「防護力」則是需要一定比例的人數接種才得以產生,而施打疫苗後還有「不良事件發生率」(不良事件的定義卻備受爭議)等等……諸如此類由統計數字堆砌而成的「風險」,並無法呈現風險的真正樣貌。更有甚者,每個人實際考量的「風險」大異其趣,更廣泛地包含了醫學層面、社會經濟層面、心理層面等考量。因此,風險溝通牽涉的範圍既深且廣,並非寥寥數語可涵蓋,其重要性更是不容忽視的。
  
回應文章開頭的主張,筆者所謂「醫學應揉合更寬廣的理解、賦予更多元的意義」,其實並不需要超凡的學養,或經過何種特殊訓練。我們只需將一個原則謹記在心:醫學進步本身就是一個企圖「馴服」風險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有時我們得到想要的結果,有時我們無法如願。對醫療工作者而言,重點在於我們是否已經盡力,是否了解自身的極限所在,在工作的過程中能無愧於心。對醫療接受者而言,如果有所疑慮,也請不吝提出。醫病雙方若能在這樣的前提下,在就診的過程中,針對雙方的腦海裡「風險」提出解釋和溝通,治療會更有效果。畢竟醫療的最終目的,也就是讓每個人能過更好的生活,在日益艱困的現實中得以安身立命。


註:關於風險溝通,筆者99年度之國科會大專生計畫,可參考以下連結。
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3pZuYyPbO8eYTg1cDhZWm1yaXM


[1] 〈醫學的次政治〉,《風險社會-通往另一個現代的路上》,Ulrich Beck,汪浩譯,初版,20042月,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2] Evidence-Based Medicine, Clinical Uncertainty, and Learning to Doctor〉,Stefan Timmermans & Alison AngellJournal of Health and Social Behavior, Vol. 42, No. 4 (Dec., 2001), pp. 342-359
[3] The Vaccination Paradox and Risk Communication: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Taiwan's 2010 H1N1 Influenza Vaccination〉,Liao & HsuThe 36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Society for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 (4S)Cleveland, Ohio, USA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