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迴達仁-淺談南迴線醫療現況之一(盧敬文)

by - 星期二, 11月 13, 2012

攝影:Batu Lu


前言
 
近日看到新聞持續報導,有關台東縣達仁鄉衛生所主任:徐超斌醫師1的 消息(非把達仁的全名寫出來不可,否則很多人不會知道達仁在哪!)。為了興建南迴醫院而籌備中的基金會,在好心人的大力資助下,成立已經不成問題!這是一 個非常令人振奮的消息,尤其是關注偏鄉醫療的朋友們,好像南迴醫院的前景一片光明。但看不見的卻是另一段艱難路程的開始,而且這段路可能還會走的很久。
 
為什麼會想要把老掉牙的日記拿出來整理,也是剛好因為一位舊日同僚在服醫療替代役時,聽到的一些非正式「傳聞」。觸動了一些糾結的回憶與忿忿不平的感嘆。筆者嘗試把在達仁短暫停留時,一些不成熟的文字,整理成容易閱讀的有關偏鄉醫療現況的文字,望請不吝指教。
-- 

六月七號
那段在達仁的時間,筆者大多在土坂與安朔2之間來回。這天早上沒有搭徐醫師的車去衛生所,只好到協會3來幫忙教室裡的圖書建檔,因為有很多捐來的書,還沒有人整理過明細。雖然做了一上午,但是成果也還是很有限,只有大概一百本而已。不過,重點應該在與部落的青年聊天。早 上有四位青年,因協會的多元就業計畫來「上班」。因為協會嘗試把畢業但是還沒找到工作,還有剛退伍的青年找來,來協助執行中的一些方案:有老人的居家訪 視,採集野菜的生態調查,研發健康食譜:形成居服送餐的菜單等。雖然說是「上班」,但氣氛很是輕鬆。其中一位部落青年,就讀於餐飲相關的科系,所以他就理 所當然負責以部落野菜為本研發一些新食譜。剛好就在我整理書籍的一旁,烹煮著香氣四溢的野菜料理。

下午,請這位青年騎車載我順便到大溪,準備搭鼎東客運到安朔。後來跟徐醫師媽媽聊天時,才得知說,若自己沒有交通工具,要包車從土坂到大溪,單程就要250元,來回要500元(重點是大溪這還沒有診所)。包車到大武來回要1000元(但也只有24小時急救站)。但是其實土坂到大溪也才大概4 公里!這樣的路途就要價250,車費遠比看病的費用還要貴。這樣也比較能想像,從達仁鄉到台東市約60-70公里左右的路程,跑一趟醫院需要花多少錢在交通費上。這也是為什麼大多住在山地鄉的原住民朋友,雖然與身在都會區的民眾繳納同樣的健保費用,但在醫療近用權上來說,幾近是「次等公民」。
這 就讓筆者想起在小兒科實習時,一次有關「病人看報告收掛號費」的討論。實在是不能諒解,大家怎麼會沒有辦法理解,偏遠地區的民眾到醫院看一次報告要花多少 錢與時間?只為了「堅持」醫師解釋報告的專業權力?醫師的「專業解釋」並沒有錯,但是我們有想過在這份權威的報告之外,有人需要付出這麼多的就醫成本?這 不就是權力關係的壓迫?

既然身為醫者,請好好想一想,體諒一下每個病人的狀況。筆者理解醫師才有解讀報告的專業素養,才有資格可以判斷
data是好是壞。但是能不能「體諒」一下沒有錢坐車、或開車的人。台灣不是每個地方都與首善之都一樣有捷運,在10分鐘內,花不超過50元就可以抵達偌大的醫學中心。徐超斌醫師跟巴德雄醫師4,也想過希望可以用簡訊通知病人data,抑或增加巡迴醫療的診次,他們不希望部落的族人為了看病,為了抽一次血,為了看一次報告,就要通車這麼遠的距離,花費這麼多的金錢。筆者認為在醫學中心裡,很多事情是routine, 很多事情是理所當然,所以常是很難抽離那個脈絡,去做切身的同理。醫學教育總是八股的揭示對病人要有「同理心」,不過沒有在同一個社會脈絡下,根本遑論同 理,連基本的了解都談不上。這當然不是單獨的醫師就能改變的狀況,於集中化、財團化的現代醫療院所中,服務的人員自身也處於異化的醫療勞動。那醫療體系所 追求人的「健康」到底是什麼?跟著徐醫師的兩個禮拜之中,他講了不下五次:健康包涵生理、心理、社會,只著眼病人的病態,就可以讓病人「健康」嗎?很是希 望有機會,能讓偏鄉第一線的醫療工作者與醫學教育的規劃者對話,當代醫學訓練,著重疾病的診斷與治療,但是卻忽略人的社會存在(social being),一個人的社會狀態。這才是醫者考量給予處置時,不應該偏廢的整體圖像。

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徐醫師相關報導可見:徐超斌,2009,《守護4141個心跳》。台北,寶瓶。
2 「安朔」指台東縣達仁鄉安朔村,為鄉公所、衛生所等行政單位所在。距土坂部落約28公里左右,車程約1小時。
3 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http://www.arksunshine.org/index.php
4 達仁鄉衛生所另一位醫師。為前太麻里鄉衛生所主任,曾獲第19屆醫療奉獻獎。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