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界悖論之「別人都貪財,我最清高」(黃致翰)

by - 星期二, 4月 02, 2013


前陣子參加某區域醫院兒科會議,會中某主治醫師(語帶輕蔑地)說,根據他門診的經驗,感冒的小孩只要去看外面診所的,有超過九成都會被開抗生素--而這是所有醫生都知道的一件錯誤的行為。

在我還是醫學生的時候,也是個憤怒青年,最看不慣西醫對感冒的病人濫開抗生素這件事情。

但是當我到醫院工作之後,發現了一件非常讓我震驚的事情。

那就是大部分呼吸道感染的住院兒童,只要不是因為懷疑細菌感染而本來就應該使用抗生素,主治醫師就真的不會開抗生素

這本來是一件理所當然而不該驚訝的事情,但一對照基層診所濫開抗生素的情形,就很值得驚訝及省思了。

難道留在大醫院工作的人都道德清高,基層診所的醫生都貪財喪德?

當我還是一個沒有人文素養的死醫學生的時候,還真的這麼想。但自從讀了社會心理學的書籍,並且多了些人生經驗之後,才深深體會這種想法的謬誤。

同時也深深體悟到,「當只有少數人在犯錯的時候,錯的是這個人;當多數人都在犯錯的時候,錯的是系統、是結構、是社會」(印象中康德說過類似的東西??)


同樣的,大醫院的醫生也很喜歡罵自己醫院的急診醫師亂收病人。當只有少數幾個急診醫師亂收病人的時候,你可以說這個急診醫師很爛。但當每個醫院的大部分的急診醫師都亂收病人的時候,你就該想想是甚麼樣的制度產生了這個問題。


我也在某間醫院的某個科別的會議室的牆上,看到一張激勵人心的表格,內容是住院病床的目標占床率以及加護病房的目標占床率。

甚麼?醫院居然給占床率訂定目標?

先不論這樣的行為是對是錯。大醫院有很多醫生都喜歡靠杯說住院的病人有很多都不該住院的。但你怎麼能在要求占床率的同時,又一邊靠杯住院病人都是一些門診處理就可以而不該住院的輕症病人呢?

不收這些不該住院的病人,是要怎樣提高占床率呢?派人到處傳播流感病毒給醫院附近的小孩嗎?


在我還是懵懂未知的憤青的時候,也是會大罵財團醫院高層狼心狗肺,一心只想衝業績而壓榨醫護人員,罔顧病人利益。

但還是那句話,「當只有少數人在犯錯的時候,錯的是這個人;當多數人都在犯錯的時候,錯的是系統、是結構、是社會」。(所以目前的我不太罵醫院營運人物或高管了,除了改變成功的定義的人以外。)


曾經與幾位醫院營運管理階層當面談話過,了解他們只不過是在「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他們的工作,就是在面臨不擴張就倒閉的風險下,盡力維持醫院的生存。

當一個機構裡的所有人都只是盡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但機構作為一個整體的外顯行為卻在為非作歹的時候,該檢討的就是機構組織架構的問題了。


回到一開頭的議題。基層診所的醫師,也只是在激烈競爭的市場環境之下,為了圖口飯吃,而不得不採取一種沉淪式競爭的手段罷了。


文章寫到這,我這次要說的醫界悖論在哪裡呢?

這次要說的醫界悖論就是,那麼多醫生喜歡罵診所醫生濫開抗生素,那麼多醫生喜歡罵財團醫院高層唯利是圖,壓榨醫護;卻也有那麼多的醫生,認為更開放、更自由、更競爭的市場化醫療,才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良方。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