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左派勝選絕非偶然(廖偉翔)

by - 星期三, 1月 28, 2015



本月25日甫結束的希臘國會選舉,左派政黨「基進左翼聯盟」(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 Syriza)拿下300席中的149席,以反撙節(anti-austerity)的政策立場,主張優先重視分配正義與社會團結,撼動歐洲政治版圖。

而希臘左派的大勝,其來有自。兩位公共衛生學者與流行病學家,大衛.史塔克勒(David Stuckler)和桑傑.巴蘇(Sanjay Basu)在2013年出版了《失控的撙節》(The Body Economic: Why Austerity Kills)一書,書中主旨強調,生活受到共同經濟政策影響的一群人,其健康和福祉深受政府決策影響。政策雖然不是直接引發病變的病原體,但從嚴謹的統計數據和歷史研究中可以發現,政策走向才是疾病與健康風險的根本原因。

經濟衰退並非我們這個時代獨有,而不同國家採用的不同應對策略,就成了大規模的自然實驗(natural experiment)。面臨衰退的國家,是要走上撙節之路、削減社會福利支出,抑或是走上振興之路,把經費謹慎投注於加強健康和社會安全網,與未來數十載的人民健康息息相關。書中的實證資料顯示,「在經濟衰退時期有能力預防傳染病蔓延的社會,幾乎都擁有最強的社會安全網和社會保障」。兩位作者因而揭示了一個重要的道理:「經濟衰退可能有害健康,緊縮政策卻可能傷人性命。」

也因為人民健康直接影響一國的生產力與消費力,因此也和那些標榜小政府有利於經濟成長論者所說的恰好相反,社會福利保障不只能拯救生命,還能促進經濟成長。

以希臘而言,書中以一整章的篇幅詳述,自從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後,首先造成希臘國內的需求減少,建設停擺。同時,希臘官方偽造經濟數據一事也曝光,影響投資信心。最後,國際金融組織強勢介入,迫使希臘官方不顧人民意願,直接實施撙節措施,導致社福與疾病防治的預算大幅刪減。隨之而來的是愛滋病、瘧疾、自殺等醫療問題的盛行率大幅提高,醫療效率也降低,窮人比從前更難獲得醫療照護,甚至連「無國界醫師」組織都推出希臘人的緊急救援計畫。

書中最後提出三點建議。首先,是政策考量要以人民健康作為第一優先,其次才是財政赤字或經濟成長率。其次,要幫民眾找到工作,達成「真正民主」的經濟復甦。最後,是要投資公共衛生,才能避免過多的末端醫療照護花費和勞動力的損害。或許,希臘左翼政黨的勝選,能讓人們對實質民主、經濟政策與社會福利有不同於以往的想像。當前台灣陷入只能由兩大右翼政黨輪替的困境,我們應該要有不一樣的選擇,就先從參考「希臘經驗」開始吧。

本文原載於《蕃新聞》2015年01月28日,網址:http://n.yam.com/yam_other/politics/20150128/20150128838240.html
圖片取自:http://www.anticapitalistes.net/spip.php?article3706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