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基工會成立的側錄(白惠文)

by - 星期日, 3月 06, 2016

編按:本文為嘉基工會連署發起人之一白惠文醫師,參與工會理事的候選人政見自述。
        我的政見概要:一個意外參與學習社會科學的老年醫學科醫師,漸漸理解到我們工作者身處機構之中的許多掙扎。我除了鼓勵我們把這些掙扎沉澱、化作論述之餘,也要團結一起攜手前進,從現實的壓力下看到更廣大作為一個人、一個機構中的工作者的共通性,而這需要透過實踐中才能理解。



(上圖:嘉基人參與投票的盛況,下圖:開票最後結果。Photo Credit:嘉基員工)我的票數低空掠過,未來將為工會強人趙醫師助力。我也看到了成為公民醫師的不易,與養成之困頓於當今的環境之下。願大家共同努力創造歷史!


        民國10535日今天是所有的嘉基人都值得驕傲的一天!醫院中的醫護與職人們作為公民的第一步,因為所有的人放下所有身分上的衝突,為建立針對醫院財團組織運作而成立工會,揮別了過去小個人因為極少數的管理人與系統運作上的不當而導致內外部的衝突與紛爭。個體的怨恨與不滿在面對大型財團組織時,沒有對話的空間與位階,大部分的人只能選擇離職一途,而醫療機構也面臨人才資源的流失與醫護過勞的窘境,形成雙輸的後果。工會的成立,代表的是勞工自己論述自己的問題與聆聽其他人論述的層次來提升自己,同時減少不當的管理、使系統問題變得更有效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排班人力問題、薪資假期合理性。

       這幾年我歷經了薪資問題,過勞生病,住院─主治醫師制,急性後期照護建立,高齡門診的維持,老年醫學專業化受阻與被績效主義者異化......等等。當我提出我要連署成立工會的意見表達時,我的家人與老師竟然都表示「最好不要主動參與」,「與我的專業無關」,「如果我一意孤行,也就只能為我祈禱」......等等。在嘉基匯集成立工會動機的各種事件,對我而言,逐漸從破碎之中走向統一的基進思想與蓄積等待的行動,回過頭來想這些努力都不是一天造成,形成作為一個人不願意受到機構化的扭曲進而轉向的現實過程。我自己也因為參與一些網路上討論,還有質性課程的延伸閱讀,學習了一些質行研究的皮毛,改變了自己本來完全沒有想要參選的意願。

       在這一段時間內,我陸續與很多人討論我的想法,從而發現很多醫師其實並不把自己當作受僱的員工,因而在論述上多自以資方為居,完全沒有白領勞工作為「工薪階級」的類似概念,尤其是身居管理要職的醫師。年輕的醫師自認是受僱醫師的比例高,但是為了生存下來,於高度勞心勞力的血汗勞動下,無力參與公共事務可以說是非常普遍,但是他們確實表達出這種關心與最低程度的支持。和其他非醫師的層級討論時,也可以發現醫院有相當程度科層與管理運作上的問題,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論述自己問題的能力,也僅限於相互抱怨自身受到的委屈。真正認定工會價值的少數人,也就是連署人,以趙麟宇醫師作為行動與彼此論述的中心,以非常驚人的速度向外擴展所有有關工會成立的訊息。我參與的籌備會中發現,各職類都有認知工會的價值與熱情的人,從FB嘉基勞方」粉絲專頁、LineBAND群組「嘉基工會籌備會」中都可以見到。

       籌備會進行得相當順利,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爭權奪利過程。趙醫師可以說是眾望所歸,反而是其他職類的員工擔心醫師參與過少而沒有足夠的代表,我的參與也是在這樣的場景下進入。相對於其他人,我則顯得比較不那麼積極了。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要怎麼做,其他人也是邊走邊看,也受到其他人熱情影響,而籌備的過程並不像是政治參選有巨大的政黨活動動員來達成。我原本在想,還是會有相當程度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參與工會,只是沒想到竟然能夠達到一千三百多人過半數。而這半數的公民活動得以建立未來嘉基的勞動條件的基礎。也由於大家的經驗還不足,所以投票的方式與選舉代表性區隔(分成醫療,醫師,行政,護理),就現在的我看起來略顯粗造(很多人是落在這四個區塊之外,可能是被排擠的低階半專業或非專業性員工,極低的薪資與極苛的勞動條件,扣除福利內容之後非常有可能不合於法令),但是著眼在共識性上的建立,沒有提起明顯的細節修正。

       對於工會還是有很多人抱持觀望與負面的看法,站在資本主義winners的一方來指摘形成工會的不當與浪費時間,或者無知地直指工會就是共產主義,會讓醫院活不下去,最後樹倒猢猻散,而我們就是那個打手,醫院會想辦法對付我或其他積極的活動份子....云云。另外,還有一些更加荒謬的民粹說詞,例如有人說「仍然是醫師主導,錢仍是醫師領光」。

       但是正知辯解也不少,例如
       「替趙醫師說句公道話:醫師不受勞基法保障,所以工會對醫師權利幫助不大(例如:假也放不完)。但像最近工時法規的調整,其他職系員工是受勞基法保障的(如專師、護理師)。趙醫師過去就在擔任勞方代表(之一)與醫院爭取勞方應有權利,成立工會是讓勞方的力量更有組織而團結。看來許多人對工會的理解仍然很『獨特』啊,醫師要賺錢去看門診,開刀就好,加入工會運作是吃力不討好的。醫師傻了才想用工會增加自己的收入。醫療體系最大的利益衝突明明就是勞─資,醫院對健保時就成為勞方,面對員工時就成為資方,不要因為醫院院長多半是醫師擔任,就認為大部份同為醫院勞方的各科基層醫師,是與其他醫事職系勞工站在對立面。大部份的醫師跟每個員工一樣,都想正常上班,週休二日,年終院方多發一點……。」雖然主治醫師沒有納入勞基法,但是加入工會則沒限制;有些醫師堅持法律的層面不支持醫師成立工會,提出法院判例來認定醫師是資方的角色,有現實上的考量未能積極地參加工會。

       還有其他人提到:「受雇醫師不只是勞工,且不被勞基法保護,除了管理階層的醫師有些為求上位,極盡全力向下壓榨(被壓榨對象含其他醫師) 在住院醫師工時保護後,基層主治醫師反而更弱勢」,「我是嘉基工會的常務理事xxx,謝謝大家的支持,嘉基工會是由院內各個職類的成員發起籌組的,一致的目標是能建立一個與資方對等協商的平台,讓基層員工的聲音能被聽見、理解、接納,尋求一個公平合理的工作環境與條件。在工會裡,所有成員只有一個身分就是勞工,無關職別,工會成立的目標,就是要照顧到每個員工,每位工會會員的聲音對我們來說都同等的重要。成立工會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們做到了,我們會持續努力,整了歷程在『嘉基勞方』的粉絲頁可以看得到,我們也樂於分享創立醫院工會的經驗,醫療產業的工作條件需要我們自己去守護,守護的力量來自團結,所以我們也期許有一天我們醫療產業能有組織聯合工會,向政府發出我們的聲音!」

       工會的成立並非否定資本主義下的財團機構,不完全是屬於利益團體博弈的過程,事實上,反而是相當程度地承認資本主義產物存在的必要性與其效率。但是也看到消費與資本主義下的醫療糾紛與勞動血汗的問題,不能僅透過由上而下的制度化SOP(帶來異化的情緒勞動)來解決,而更大的幅度需要由下而上地,藉由更多論述匯集來改變職場上第一線的遭遇,讓醫療機構在公民化的勞動者身上建立品質,也帶來醫療公共化上的改變。當我們把醫護勞動者轉變成公民時,也就是用民主來取代民粹,接受資本主義而不是推翻資本主義,取得社會主義的精華而緩和階級鬥爭的內在壓力。嘉基工會成立從這一點上來推播,讓未來的泛公民化的聯合能在機構中波瀾壯闊!




本文作者為戴德森醫療財團法人嘉義基督教醫院工會連署發起人之一與理事、社團法人台灣高齡照護暨教育協會常務理事、嘉義市醫療發展協會榮譽理事、戴德森醫療財團法人嘉義基督教醫院內科部老年醫學科白惠文主治醫師。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