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精選

[投書]「是不是只有死掉的人,才能得到歌頌?」台北醫院那場從沒被撲滅的大火

作者:魏慕月 107年8月13日凌晨,新北市新莊區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發生了一場大火,燒出14條人命。只是,那一夜過後,後續事件延燒的「火勢」並沒有被真正撲滅,反倒燒盡了所有第一線臨床工作者的心。
當庭將護理師和照服員轉列為被告的理由是:「病房禁止使用私人電器,是否有盡公告、宣導之責任?是否落實檢查、火災發生時是否依照SOP疏散現場?」

重回脈絡的第一現場 現行護理機構分類設置標準第8條「護理機構設置標準表」規定:一班護理之家在任何時段,護理人員及照服員總數與住民人數比皆不得低於1:15,且要視各班別之工作內容「增加適當人力」。

發生大火的那一夜,護理之家夜班的護病比為1名護理師、2名照服員,一共照顧32位住民。這樣的護病比雖符合法律所訂定的標準,但令人充滿困惑的是:「這是否符合實際救災的需要?」

當許多病人都臥病在床、無法行動自如,身上又同時有多條管路、甚至需要使用氧氣鋼瓶時,要在大火發生的一瞬間疏散所有病人,且兼顧通報、救災、滅火等責任,在實際情境中,究竟需要多少時間、多少人力,才能符合其應承擔的風險?

護理師並非專業的消防人員,若因為幾場救災標準流程的演練,就必須在一瞬間成為救災英雄,這與普悠瑪司機必須邊開車邊兼差修理火車,有何不同?SOP或許能做到大部分的事故排除、掌握基本的處置原則,不至於讓人在當下驚慌失措,或許也能符合法律的要求標準。但是試問:這真表示一切突發狀況都能因此得到絕對正向的結果嗎?

私人床墊、電器限制使用的管理問題也是如此。比如當醫院下令要求所有24小時輪流陪伴的家屬與看護一律「禁止攜帶私人電器用品,包含手機充電器」,真的能做得到嗎?民眾真能配合嗎?如果醫院自身都難以做到這樣的管理,為何會去期待一個忙碌於臨床工作的護理師做到相關管制?這跟要求護理師去修馬桶、找遙控器,有何不同?

如果,法條在此事件上無法符合實際的救災標準人力比例,是否也應藉此次事件而有所更改?否則,難道只是再次應驗了「法外有情、法內無情」的這句話嗎?那護理界還有多少將再次被折翼的天使與空洞的人力荒出現?

失能的體系制度,顯示其背後資源系統的不足 公務體系本身的設計,經常是用最低標準去防止、預防他人犯錯或帶來問題。但在公文層層往返中,卻常常失去了原本真正的目的,最初要被解決的問題也跟著模糊了。最後,第一線人員只剩下僵化的思考、最低限度的作法,進而壓抑了心中真實的聲音。

於是,…

最新文章

[專欄]我們沒有不一樣——頂尖醫學期刊研究:同志家庭小孩心理健康

[譯文]醫生是否適合治療自己的家人?Should Doctors Treat Family Members?

[專欄]攏係為著你健康!從紐約汽水管制令看健康促進政策

[專欄]關於死亡,我們懂得太少